醉美遵义红
来源:遵义万维网  2017年10月12日  

和许多人一样,最早知道遵义,是从小学课本上。那栋砖木结构的二层小楼曾给人无限遐想,那场中国革命的生死抉择是怎样的壮怀激烈?那个让历史实现了伟大转折的革命圣地到底是什么样子的?多年来都一直梦想着有朝一日能踏上这片红色的土地。

九月,因送儿子去那里求学,终于得偿所愿。

住址是提前在网上订好了的,离遵义会议会址不远。那是一条很热闹的街道,依山起伏,店铺林立、车流如梭,别有味道的文艺小店,让这座老城一下子充满了时尚气息。

来之前,还想,身处贵州腹地,又是革命老区,遵义会不会是偏僻封闭、贫穷落后的,如今一看倒是有了几分惊艳。

带着这份惊喜,顾不得舟车劳顿的疲惫,安排好住宿,便直奔了会址。整座建筑,虽历经八十多年的岁月洗礼,历史的风云却依旧缭绕,似乎仍能清晰地听到毛泽东主席那浓重的湖南口音,听得到一群共产党人力挽狂澜的唇枪舌剑。而桌上的马灯、墙上的斗笠,还有一张张木板床,也似乎仍然留存着那群共产党人身上的气息和烟草的味道。

看着看着,一种神圣、庄严的红色情绪从心底油然升起,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金戈铁马、意气风发的年代。心中溢满感动,热泪也禁不住涌上眼眶。

会址外那条古色古香、典雅别致的街道叫“红军街”。红军总政治部、遵义警备司令部等旧址,都分布在这条200多米长的街道上,浓缩了遵义过去的光荣历史。

街上不时传来激昂的旋律,“红军不怕远征难,万水千山只等闲……”这旋律来自一群六七十岁的老年人,每天来这里唱红歌,宣传红色文化,缅怀革命先烈,唱响长征精神,风里雨里,雷打不动。这群身着红军服装的老人,已成为红军街上一道亮丽的风景。

人们说,红军,因遵义而升华;遵义,因红军而荣光。而这种红色的历史、红色的情怀,似乎早已嵌入了城市的角角落落。

红色的城雕、红色的护栏、红色的路灯、红色的公益牌,就连路边的电箱也用红色的标语装饰起来,这满城不经意间便会撞入眼帘的红,鲜艳夺目、摄人心魄。而那些诸如“善待老人,就是善待明天的自己”等的红色标语,则带着温度,透着温暖。

让人心生温暖的还有满城流动的“红马甲”。有老有少有男有女,有的拿着笤帚簸箕打扫卫生,有的站在路口维持秩序,有的活跃在景区引导游客。“红马甲”着实很多,多得让人都有些惊诧。一问才知,原来他们来自各行各业,工作不忙时就在单位或街道报名去当义工。

“遵义是我家,文明靠大家”“有时间做义工,有困难找义工”,这样的理念早已深入人心。许多志愿者都说:“只有我为人人了、才会人人为我啊。遵道行义,全民义工,是我们遵义另一个值得骄傲的地方。”

遵义的红、遵义的暖,可以说无处不在。过街天桥旁边安装了小电梯,这样就方便了那些腿脚不好的老人和孩子;当行人过斑马线时,哪怕只有一个人,对面的车也会自觉地停下来让行;许多店铺都在显眼的位置摆放着文明市民公约,时刻提醒着人们用自身的行为为遵义代言……

而我们亲历的几件小事更浓郁了对这个城市的好感。

一天晚上,我们从闹市区去学校附近的宾馆,叫了“滴滴”,师傅让我们到马路对面等。但当听说我们行李很多时,马上改口让我们原地等待。如此,他就要绕过整条街再折回来。当时正赶上高峰期,堵得厉害,这样最少耽误了他20来分钟。接上我们,没有丝毫的不悦,一路上和我们介绍着遵义的历史和山水,话语中满是身为遵义人的自豪。

要去的宾馆设在居民区,师傅几次下车问询,费了很大劲才找到。先生过意不去,非要多给他20元油钱,师傅说什么也不要。来来回回推让了几次,终是不要。

为孩子准备完必需的物品后,还有两三天空余的时间,我们决定在附近转转。

第一天的领队是一个叫吴静的小伙子。22岁的他,曾是个成绩优秀的学生,因家贫辍学,去了温州打工,从一线普工做到了管理层。今年春节后,思乡心切的他一个人、一个背包、一辆自行车,一路2000多公里,从温州骑行回家,是个不折不扣的“资深驴友”。小伙子说,他特别热爱行走,每到一个景点都会把景点的相关知识弄清弄透。所以,一路上我们都在享受着超值的服务,听到了许多超越景区本身的知识。

巧的是,第二天的团还是他的领队,想想这也是一种缘分,于是彼此加了微信。第三天,因为没团,我们决定自己去贵州首个且唯一一个世界文化遗产——海龙囤走走。

吴静知道后,说,这个景区如果不了解土司文化,是无法领略它的壮美的。正好我明天没事,陪你们去吧。小伙子的盛情让我们意外之余满心温暖。一路上,他边走边讲解,带我们探寻了中世纪军事城堡的神秘。

分手时,想给他一些费用,小伙子说什么也不要。说能让更多的外地人了解遵义、了解贵州是他最开心的事,其他的不重要。上车前,回头笑着冲我们喊了一句:多彩贵州、醉美遵义欢迎你。

那一刻,最想说的是,遵义,山美水美,人更美。

离开遵义的那天早上,我们又被善良真诚的遵义人感动了一把。因要赶飞机,我们凌晨4点多就起来了。醒来后才发现窗外正下着大雨。许是时间太早,许是天气恶劣,等了半个小时,也没招来一辆车。

没办法,只好向宾馆求助。值班的小伙子没有丝毫犹豫,就爽快地答应了。他把另一个同伴从睡梦中喊醒,替他值班,然后开车将我们送到了机场。看着远去的车影,我和先生直感慨:遵义人怎么都这么好呢?

在一个陌生的城市,遇到一件两件美好的事,也许是一种偶然;但如果件件都透着美好,便是一种必然了——遵义,是红色的遵义。

几天的遵义之行,让我们触摸到了一个比教科书更生动更温暖的红色之城的脉动,那是一种让人一见倾心的魅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