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习水县脱贫攻坚如何使足“绣花功夫”
来源:遵义新观察网  2017年11月7日  

通村路、小康路,平均每天推进10公里……

危房改造,平均每天完工90户……

人居环境改造,平均每天完工200户……

赤水河畔,8月中旬以来,76万人口的习水,26个镇乡(街道),4652名县直机关干部,26个战区“横向作战”,18个专项指挥部“纵深打击”,向贫困发起最后总攻,排山倒海般的阵势,直击村村寨寨,荡激山山水水。

盯紧最后的14968户贫困户,出列最后的67个贫困村,“消灭”最后的50829名贫困人口,20%的干部工资、60%以上的财力、100%的干部绩效考核、100%的工作精力,与扶贫成效直接挂钩,一律全部押上,一律“军法从事”……确保今年全县出列,迎接国家第三方评估验收“大考”。

习水,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,乌蒙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,2014年,仍有贫困镇乡9个,贫困村127个,贫困人口14.9万人。贫困面大!贫困人口多!贫困程度深!

83年前,红军长征“四渡赤水”三渡在习水。红色革命老区,为了最后的贫困乡亲,在迈步全面小康的征途中,战略战术科学并轨,顶层设计“十面合围”,“镇为战区、村为战场、组为单元、户为堡垒”精准打击,“战时纪律”精细管理,民生答卷精致脱贫,正在上演贫困大县打赢脱贫攻坚的艰苦鏖战。

精确制导:十面合围 攻坚拔寨

高山秋雨后,白雾重重生。

清脆的铃铛声,从湿雾中传来,马儿喘着粗气,驮着两大囊灰浆,沉甸甸的,一步一步,向正在改造人居环境的深度贫困村兴隆村马运洪、胡鲁良家爬去。

路不通,三轮车去不了,只得用马儿驮。

马儿铃铛响山间,隔一座山的丰河村梅竹台,4匹马,2公里远的山路,11户人家需要的石料,硬是驮了半个月。当墙壁刷亮、院坝白亮、厨房光亮、厕所清亮,花了整整3.6万元,全是政府买单,73岁的贫困户焦中权笑得合不拢嘴。

连日来,10余支转运石粉、砂、砖等物资的“战士+战马”攻坚班,沿着羊肠小道,翻山越岭,在高海拔的山间穿行,洒下一路铃铛声声。

这里是习水东南方,离县城100公里的桃林。

远远望去,这个海拔1300米的小镇,仿佛吊在山巅之上。

12条通村公路、4条通组公路、89公里小康路,1083户危房、540户老旧房改造、1999户人居环境整治,到处是工地,到处是战场,挖掘机,工程车,运输车,每天不下于200辆,不得不令人惊叹。

沿着去年开通的柏油公路,从桃林到二里、永安、官店,一条上百公里的大通道,将习水东南一线四个镇乡连接起来。

白色的苦荞花开,路过一个叫龙湾的地方,86岁的汪银祥和99岁的黄发英老人,坐在家门口院坝的椅子上,望着眼前像飘带一样的公路和来来往往的汽车,幸福的笑意满脸荡漾。

站在高山上,眺望对面高山上的永安,两镇仿佛近在咫尺,可下一山上一山,步行可得花3个小时。车行山中,感觉一路都在爬坡。

十万大山千重困,蜗居深山万重难。

多山的习水,山地切割大,成千上万的人家,蛰伏于大山的折皱里,不幸的贫困,犹如一座座大山,挡在了眼前。

万幸的是,一条条公路,像一条条银带,正在山中延伸,铺展成乡亲们脚下大大的惊叹号:精准扶贫这三年,习水县小康路每年以1000公里以上的计划推进,通村油路计划1575公里,已完成1400公里,连户路13万户,超过3000公里。

山环水绕乡村路,通畅的“毛细血管”,织密习水3218平方公里河山,与300公里改造升级的国省道,和遵赤高速、江习古高速,以及正在建设中的习正高速,一改习水“蜀道难”,成为全国农村“四好公路”示范县,成为突破交通瓶颈的“第一变”。

这一变,源于“十面合围”的顶层设计,源于“攻坚拔寨”的运筹帷幄。

多维空间,不同时间,多种方式,全方位精确制导方向,这是打赢现代战争的精髓。

“当下,我们打的是攻坚战、持久战、歼灭战。”习水县脱贫攻坚总指挥长、县委书记向承强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,决战脱贫攻坚,如同在为贫困乡亲缝制一件温暖的小康衣服,需要设计、剪裁、缝纫和绣花。

不过,这一过程,甚是艰辛。

精准识别,精准帮扶,精准脱贫,习水县坚持把这“三部曲”作为脱贫攻坚的核心,坚持识别标准、程序、纠错、管理四个“准”,坚持精准帮扶年初有标识、年中有措施、年底有成效、全程有帮扶责任人痕迹管理四个“真”,坚持脱贫退出标准、程序管理、档案资料、背书制度四个“实”。

从战略层面,习水县在扶持谁上下足“绣花”功夫,采取“一访二看三算四评”精准识别法,定量、定性、定型“三定法”,围绕错退户、漏评户、错评户、政策落实、农业人口基数“五清理”,做到贫困户基本情况、致贫原因、帮扶责任、脱贫路径、脱贫效果和脱贫时间“一表清”。

在怎么扶上下足“绣花”功夫,决策者们苦苦思谋。

向承强认为,习水是贫困大县,基础差,欠账大,要全面脱贫,靠一招不行,必须系统攻坚;靠突击,想临门一脚不行,必须持久攻坚;大水漫灌不行,必须精准攻坚;眼高手软不行,必须铁腕攻坚;靠一人不行,必须全员攻坚;只靠干部不行,必须全民攻坚;只有垒大户不行,必须全面攻坚。

于是,习水县委、县政府“十面合围”治“十穷”的攻坚拔寨方略应运而生:

想脱贫“脱穷志”。通过帮扶干部与贫困户“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商量”解决贫困户的思想个性问题,通过悬挂家训等方式解决贫困户认识上的共性问题,通过制定村规民约解决贫困村的风气问题,通过长期开展培训、宣传思想教育解决思想脱贫的时间渗透问题,引导贫困户从“要我脱贫”到“我要脱贫”再到“我能脱贫”,让贫困群众“精神立起来”。

易地搬迁“搬穷窝”。探索创新八包、六有、五定、四化“8654”工作法,包政策宣传解释、包小组评议公示、包精准录入审核、包建设装修监管、包旧房拆建落实、包矛盾纠纷调处、包民生政策保障、包后续产业发展、有一套满意住房、有一个就业岗位、有一处服务平台、有一块生活菜园、有一条兜底措施、有一幅怀旧照片、定格、定人、定责、定制度、定考核、城镇化规划、民主化决策、信息化支撑、人性化服务,让搬迁群众“有事干起来”。

基础设施“改穷路”。大力补齐路、水、电、讯等基础设施“短板”,改变部分贫困地区饮用“房盖水”“望天水”“人畜共饮”现状,结束不通电、听不到广播、打不通电话等辛酸史,让贫困群众生活“条件好起来”。

产业扶贫“调穷业”。发展黔北麻羊100万只、生猪年出栏100万头、商品肉牛年出栏10万头、家禽年出栏1000万羽、商品蔬菜10万亩、有机红粮10万亩“六个一产业”,推行自主经营、订单生产、入股分红、联合经营、创业就业“五种生产经营模式”,开辟壮大企业、自主创业、能人带动、公益性岗位、输出培训“五种就业带动脱贫模式”,确保贫困人口就业产业覆盖率达100%,让贫困群众“家庭富起来”。

生态扶贫“治穷坡”。依托赤水河生态经济示范区、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、国家生态文明示范县创建,积极探索生态脱贫新路子,引导贫困户发展林药、林禽、林畜等林下经济,让贫苦落后、生态脆弱地区“绿起来”。

医疗扶贫“医穷病”。持续巩固“三重医疗保障”防线,设立医疗精准扶贫基金,构筑“第四重”医疗救助保障,开通“医生+患者”直通车,对“大病”患者采取“专家—责任医生—大病患者”结对帮扶集中医治,实现医疗扶贫“慢特病”全覆盖,推行家庭医生签约服务,让贫困群众“身体好起来”。

教育扶贫“断穷根”。拓展“三关爱”工程,重点关注、关爱贫困学生,对全县建档立卡贫困学生建立从幼儿园到大学“全覆盖”、“零遗漏”资助体系,深入推进各级教师与贫困生一对一人生引导、政策宣导、心理疏导、学业辅导、生活指导“全员育人导师制”,让寒门学子“心头亮起来”。

美丽乡村“换穷貌”。全面启动建设美丽宜居乡村,以危房、老旧房改造和人居环境整治为主攻对象,着力改厕、改圈、改灶和连户路、庭院硬化,整治残墙断壁、草堆柴堆粪堆、乱搭乱建、庭院周边排污、垃圾乱丢乱倒、畜禽随意散养放养,丰富“四在农家·美丽乡村”内涵,提升农村文明素质,让贫困群众“环境靓起来”。

社保兜底“保穷人”。应保尽保,应扶尽扶,加大低保家庭中的老年人、未成年人、重度残疾人、重大疾病患者等救助力度,使困难对象生存不再愁、困难不再怕、病痛不再烦,让贫困群众“生存保起来”。

党建扶贫“强穷村”。建强镇乡干部、第一书记、村干部、致富带头人和科技人才为一体的“脱贫攻坚队伍”,开展脱贫攻坚强村富民、结对帮扶、组织建强、素质提升“四大行动”,选派优秀干部全脱产驻村,全面消除“空壳村”,让镇村基层组织“强起来”。

围绕“十面合围”目标,县脱贫攻坚总指挥部配套构建规划、目标、步骤、帮扶、标准、责任、调度、推广八大体系,重点打好基础设施建设、易地搬迁扶贫、产业就业扶贫、教育医疗住房扶贫“四场硬仗”。

2016年,习水县为此成立18个脱贫攻坚专项指挥部,由县级分管领导任指挥长,相关科局牵头,分别统率农业、工业、教育、医疗、住房、旅游、党建扶贫等18个领域,对应出台30个精准扶贫工作方案,从县到镇到村,形成纵向到底的作战体系,目标任务,工作措施,组织保障,督查考核,时间节点,任务分解,一一落实到基层一线。

“转变作风找‘穷人’,围绕标准找‘差距’,兑现政策补‘短板’,化解纠纷赢‘民心’,精准脱贫走‘程序’。”习水县脱贫攻坚总指挥执行指挥长、县政协主席王仲勇说,“十面合围”已成为习水县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主要战略路径。

精准出击:镇为战区村战场 组为单元户堡垒

夜深静谧,凉风习习。

9月23日晚9时,良村镇吼滩村赵山坪。

镇长冯彻、副镇长周世龙、挂帮干部肖雪利、包村干部雷光雄,急急赶往那里,参加村民议事会。

36户人家,一半贫困户,40多个村民代表,围坐在村民赵福才家院坝,昏黄的灯光,蛐蛐声,不知名的昆虫声,无休止凑着热闹。

为了1.1公里的进村公路,之前开了好几次会,意见老是统一不起来,问题的关键在于两点:路基堡坎工程量大,资金缺口大。

内心激动,嘴上不吱声,村民在等待和观望。夜深12时,会议断断续续还在开着,议论着。

末了,参加开会的县、镇、村干部都发了言,表示支持。

镇长冯彻鼓励大家早点把基础搞起来,硬化路面的钱由镇里出,争取在过年前通车。

“你们自家的事自家商量着办,要不要干?”

“要干。”

“有没有信心?”

“有。”

激越的声音飘向夜空,深夜的山村好一个不眠之夜。

远方,县城东皇的岷山路上,同一时间,灯火通明。

夜幕下的工地,施工作业的机器声不绝于耳。

24小时昼夜施工,1000余工人挑灯夜战,正在建设的这片花园洋房,伴随主体工程同步装修,明年3月建成后将迎接3084户12227贫困乡亲的到来。

秋风阵阵,战旗飘扬。

白天走村串寨,夜晚开会总结,访农家话增收,出点子想办法,干农活拉家常,改房修路引水,挖穷根刨苦根。

在山的这边,在山的那边,在脱贫攻坚的每一个战场,一切火力对准“十穷”,精确出击,挂图作战,倒排时间,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。

二里战区“快速反应”,领导和干部扫地出门,到村安营扎寨,白天村组农户、田间地头随处可见干部身影,晚上村办公楼灯火通明,通宵达旦忘我战斗,“秋季攻势”轰轰烈烈;

马临战区“四清”万人大行动,清理边沟、清除杂物、清扫垃圾、清洁路面,群众住房、小康路、通村路、通组路、连户路“一房四路”焕然一新;

永安战区“同扫一次地、同做一次农活、同吃一顿饭,同喝一杯茶”,成为驻村干部天天必修课;

坭坝战区走群众路线,干部到位得好,群众发动得好,环境卫生搞得好,基础设施建得好;

良村战区锁定对象清单、建立需求清单、梳理问题清单、下达指令清单,“四张清单”牢牢精准靶向;

二郎战区组建200名党员“痛点”服务队,串村入户解决“痛点”难题,乡亲们称他们是“去痛片”;

回龙战区调查摸底零差错、服务群众零距离、解决问题零忽视、责任追究零容忍,进“千家门”,知“千家事”,暖“千家心”,解“千家愁”;

仙源战区11支1100名砖工、泥瓦工、漆工、电工、木工、杂工技能服务队,助力贫困户就业脱贫;

赛坝战区成立临时党总支、党支部、党小组,“支部+”跑出脱贫攻坚加速度……

战火纷飞,硝烟四起,一线冲锋,全员皆兵。

永安镇楠木村,县卫计局驻村干部周卫东,工作中右手不慎划伤,三分之二的手指肌腱断裂,匆匆手术后又上“火线”,汗水渗透纱布,伤口浸得生疼,顶着烈日依然走村串户。

“拼命三郎”袁代平,回龙镇副镇长,分管脱贫攻坚工作,风里来,雨里去,连续熬夜加班,突发脑溢血,倒在政府大会议室,所幸经过手术才脱离生命危险。

一人到村当书记,全家齐心来驻村。

看上去,25岁的钱岳一脸孩子气。胸前挎着“为人民服务”的绿色帆布包,行走在桃林镇龙凤村的山路上,包里装的是贫困户调查登记表。2016年8月北京交通大学毕业后,他从200公里外的毕节老家追随父亲来到这里,成为“一村一大”。他的父亲钱超斌,赫章县地税局干部,担任龙凤村第一书记,母亲明娟当“扶贫参谋”,一家三口并肩作战,驻村一年来为村里协调各类资金100余万元。

一个家庭,两位母亲,三代人的战场坚守。

8月15日,全县“秋季攻势”动员大会刚刚开完,习水县检察院干部穆钱英便做出一个重要决定:儿子才5个月大,丈夫工作忙无法照顾,与年迈的婆婆商量后,第三天一早便打点行李,毅然带着儿子奔赴仙源战区。

带儿上阵,这是她的决定;公私都不能废,这是她的选择。

儿媳要带孩子下乡扶贫的决定,让婆婆刘先才一夜难眠,她既担心儿媳的身体,又担忧孙儿的健康,于是,她决定随媳参战,方便照料儿媳和孙子。

8月17日,穆钱英一家三代人进驻仙源镇大獐村。战区要求所有包组干部吃住在村,看到儿媳每天都要下村,刘先才急了,食堂人手少,便加入战区“炊事班”,早中晚背着孙子,一会儿帮忙洗菜煮饭,一会儿帮忙洗碗扫地,只有到了晚上,一家人相会在租住的旅社里,一天的辛劳与汗水,在团聚的瞬间快乐消融。

每一个党员干部都有一个故事,每一个战士都在这场战斗中接受检阅和考验。

26岁的县图书馆工作人员罗辑,沉到坭坝战区一线,他的爱人王乾梅是县司法局的干部,远在回龙战区包组,他的父亲罗永赋是县政协副主席,担负土城战区指挥长,难得回到县城团聚的三父子,碰到一起就“比武”,演绎脱贫攻坚“父子兵”佳话。

坭坝战区飞龙山包组干部,27岁的小伙张太润,毕业于湖北大学,在脱贫攻坚中,与贵州师范大学毕业的26岁的大河村支部书记袁远玲,成为志同道合的情侣,收获了甜蜜的爱情。

奔走在习水的山川大地,记者发现,早晨、黄昏亦或深夜,乡村里,农家院,人来人往,匆匆忙忙。而县城机关办公大院,几乎人去楼空,不少科局的食堂,早已熄火关门。

“翻越意识贫困的大山,冲出思想贫困的沟壑,自我加压,压倒一切,拿出咬定青山不放松的韧劲,不摘穷帽不收兵的干劲,充分发挥镇村两级干部‘四梁八柱’的主力军作用,打造一支坚强可靠、稳定务实、富有激情的攻坚‘尖兵’。”习水县委书记向承强说,胜败的关键在干部作风和社会民风,全县党政、党群、干群结成一条心,拧成一股绳,共下一盘棋,齐办一桌席,才能战胜困难,翻越高峰,攻无不克,战无不胜。

“和时间赛跑,一丝都不能懈怠、一刻都不能停留、一秒都不能耽误。”习水县脱贫攻坚总指挥长、县长陈钊说,“不错一户”算好退出账,“不漏一处”算好基础设施建设账,“不漏一宅”算好安居账,“不漏一家”算好产业就业账,“不漏一个”算好教育医疗扶贫账,“不漏一员”算好思想扶志账,更加重视深度贫困村,算好攻坚账。

运筹帷幄,指挥若定。

全县成立脱贫攻坚总指挥部,县委书记、县长任双总指挥长,下设两名执行指挥长,其他县级领导担任战区指挥长,镇乡党委书记、镇乡长、街道办党工委书记、主任和科局长任副指挥长,40名县级领导干部包保26个镇乡街道,119家县直单位定点帮扶村居,439名科级干部包保248个村居,3170名国家干部包保2350个村民小组。

总指挥部下设战区,全县26个镇乡街道成立26个战区指挥部,“镇为战区→村为战场→组为单元→户为堡垒”的作战体系全面铺开。

全县248个村村村为战场,设作战连长。

全县2350个村民组组组为单元,设作战班长。

全县14968户贫困户户户为堡垒,设尖刀战士。

县级领导包镇包户,科级领导包村包户,普通干部包组包户,吃住在镇村,工作在组户,人人阵地前移,个个一线攻坚。

自上而下,组织机构、贫困户分布、任务链示意、责任链示意、项目资金监管、脱贫退出销号,一幅幅镇乡街道作战图、村居作战图,全面实施“精准打击”。

一时间,除933名干部留守县城承担日常工作外,全县4652名领导、党员、干部快速集结,奔赴战场,一场史无前例的脱贫攻坚歼灭战,在习水大地全面打响,各战区对标对表,集中力量,攻坚短板和不足,一个个堡垒被攻破,一个个难题被破解,一面面旗帜胜利飘扬。

据不完全统计,“秋季攻势”以来,习水县召开群众会12100余场次,战区指挥部调度会500余场,走访群众超过60余万人次,帮助群众谋点子出思路4.2万条,解决困难7.8万个,调解矛盾纠纷8500件。

横到边,纵到底,全覆盖,无死角。

由18个县级分管领导任指挥长的18个专项指挥部,形成作战纵队,县、乡、村、组、户五级全覆盖,一包到底,战斗在脱贫攻坚最前沿,不脱贫不脱钩,不脱贫不回城。

月月为攻期,季季有攻势。

风雷动,战鼓急,分秒必争,只争朝夕。

精细管理:严格战时纪律 锤炼干部作风

9月23日早晨8时,星期六。

打开电脑,敲响键盘,整理资料,习水县委组织部干部调配科科长朱小梅,一走进县委办公大楼办公室,就开始忙碌起来,和她一同到来的,还有好几位下乡归来周末加班的干部。

先捡时间急的赶,下午要将档案专项审核的资料上传市里,她要把一周撂下来的工作全部赶上。

头一天下午六点半钟,朱小梅从定点帮扶的寨坝镇友谊村返回县城,已是八点多钟。

一直驻扎在村里,星期一到星期五,她在村里忙,星期六在单位忙,星期天休息。

“5+1+1”七天工作日“命令”,是所有党员干部必须遵守的战时纪律之一。

每天清晨6时,同民镇民政办负责人李守娥都会准时来到镇里的政务大厅,她知道,民政工作事关百姓生活的点点滴滴,这段时间要多花精力忙脱贫攻坚,可平常的工作也不能丢,每天早上或晚上,她都要挤出时间为老百姓办理业务,为了方便群众,贴心的她还特意在办公室门上留下办事时间的字条。

一切,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

一切,寸时不让,一点儿也不能耽搁。

这是二里战区的作战时间表。

7:00起床,8:00前早签到,8:30—12:00工作战斗,12:00—13:00午餐,14:00—18:00工作战斗,19:00—20:00晚签到,20:00—21:00晚例会。期间,村村通广播播放三大纪律八项注意、政策解读、歌曲《做个好同志》和《打靶归来》。

县、镇、村的办公大门上,挂着的脱贫攻坚倒计时钟表,警醒每一位“战士”,时针,分针,秒针,如剪刀般剪得人心跳。

日调度,周汇总,旬查巡,月总结,调度指令,通报战报,及时下达。

工作圈,朋友圈,生活圈,微信圈,刷亲情刷友情刷屏最多的是与扶贫有关的脸谱。

县委书记向省委、市委立下“军令状”,担任各战区指挥长和专项指挥长的40位县级领导干部向县委“签字画押”,层层签订责任状,完不成任务“军法从事”。

时间背后是命令,命令背后是责任,责任背后是担当,将责任具体化、明确化,要求每一个人到位、尽职,“战争”的胜利需要精细化的管理。

8月15日,全县动员大会刚一结束,脱贫攻坚总指挥部的5号令立即下达战时管理纪律:

县、镇乡(街道)包保干部8月18日前到组到户,县级领导必须既包镇乡(街道)又包户,科局科级领导必须既包村又包户,一般干部既包组又包户;

包组不准一人一分组,应由两人或三人一分组,如干部不足,可采取两名或三名干部包两个村民组等方式,以利于互相监督、帮助和形成工作力量;

包村包组干部必须吃住在村在组,不准吃住在镇乡(街道);

下乡干部,周一到周五驻村,周六回县城处理日常工作,星期天休息,下午返回村里;

留守干部,周一至周四一岗多职在单位上班,周五至周六到所包的村组,周日返回县城;

各单位干部的工资,经各包保镇乡(街道)指挥长、镇乡(街道)书记和督查局局长,核实审定签字后才能发放;挂帮单位和镇、村“同考核、同奖惩、同进退”,对镇乡(街道)、县专项指挥部、帮扶单位、包村领导、第一书记、村支部书记、驻村干部、包组干部、帮扶干部实行排名淘汰制,对季度或年度脱贫攻坚优异者进行奖励,反之,对贫困户识别不精准、贫困户帮扶不到位、贫困户退出不精准者实行“一票否决”;

非常时期采取非常手段,对非法争当贫困户、非法阻碍脱贫攻坚项目施工的行为进行依法打击,开展矛盾纠纷大走访、大排查、大化解,全面净化脱贫攻坚环境。

指挥系统不允许纵横混乱、反应迟缓,要求有条不紊、立体明晰、部署快捷、全面覆盖,以督查、纪律、监督、管理、制度、机制等严明军纪,倒逼、约束干部尽职、尽责、尽力。

“着力保障干部作风最后一分寸的到位,着力解决群众最后一步的参与,着力加快基础设施最后一公里的建设,着力实现群众最后一口怨气的化解。”在全县脱贫攻坚调度大会上,县委书记向承强掷地有声:不是下去了就到位了,不是培训了就会了,不是去调查了就精准了,不是去帮扶了就落实了,不是有制度了就行了。

“背篼不好背在后头,话不好听说在前头。”

“群众脱不了贫,你脱不了爪爪。”

好多年的事情,两三年集中火力攻,反复抓反复做,全县干部围绕脱贫攻坚这根轴心陀螺式旋转。

“天下大事,必作于细。”

如今,简单走访,搞形式,走过场,混日子,混工资,在这儿行不通了。

为了让每一位干部将“扶贫至上,脱贫第一”铭刻于心,县委全委会审定下发《民生监督工作问责办法》《庸政懒政怠政行为问责办法》《脱贫攻坚工作问责追责办法》《脱贫攻坚工作考核奖惩办法》一系列“铁规”,拿出强大的纪律保证,在战场上“开刀”。

媒体问政,督查问效,纪律问责,流动红旗,流动黄牌,检查巡查,步步逼近,“一次问责”书面通报、公开检讨、组织约谈、诫勉谈话,毫不含糊,“二次调整”停职、召回、调离、免职、辞职、辞退,绝不手软。作为制度“铁规”,全县党员领导干部无一特殊、无一例外,有违“军规”者,一律快严狠准“军法从事”。

这些“铁规”进一步套牢任务“笼头”,拧紧责任“链条”,加大“抹面子”“罚票子”“打板子”“挪位子”“摘帽子”问责问效力度,已成为习水县决胜脱贫攻坚的一大法宝。

“既然是打仗,既然是指挥,既然是冲锋,我们就必须责权同步,实行战时管理体制。”向承强说,就是要按战场的规矩兑现奖惩,战争打起来了,所有的战士只能冲锋,只能勇往直前,因为没有严明的军纪,没有霹雳的手段,就打不了胜仗。

8月秋季攻势以来,县纪委、监察部门勇当“排头兵”,全县对诸如统筹调度不力、调度机制混乱、未到岗到位、工作底数不清、请销假频繁、“五清理”不彻底、基础设施建设缓慢、群众认可度不高、管理干部不严等现象,采取纠错诫勉约谈、降低工资等级、全县通报批评、扣发工资绩效等经济处罚,以“严”的作风和“实”的举措,层层传导压力。

到目前,全县开展战区督查500余次,立案查处2件2人,通报批评干部448人,约谈1639人(次),扣减干部年度综合目标考核奖共计12万余元,降职、调离、转非镇党委书记、人大主席、纪委书记、副镇长4人。

这是一场精神的角逐。

这是一场智慧的较量。

这是一场心灵的洗礼。

作风精细,工作精细,管理精细,方能赢得这场胜利。

精致脱贫:不漏落一人一户 有吃有穿有房住

“王局长,进屋来抽支烟吧!”

“王局长,你们真是辛苦啦!”

远远地,69岁的贫困户赵久贵,热情地向习水县监察局副局长王正培打着招呼。

鸡鸣,犬吠,山风,宁静。

山一家,谷一家,坡一家,13个村民组,933户人家,4600人口,贫困户258户1221人,贫困发生率26%,官店镇河村,全省深度贫困村,穷在深山有远亲,来自市、县、镇的25名干部集中驻扎这里扶贫。

向着一座山又一座山盘旋,新开通的3.5米宽的白色水泥公路,像一条金腰带拴住大山,串起山民的希望。

大门上了红漆,厨房干净亮堂,自来水叮咚作响,屋檐挂着金黄的包谷。缘于危房、老旧房、人居环境“三房”改造的好政策,顶不漏雨,墙不透风,地面平整,卫生整洁,家变了,寨子变了,83岁的赵福旺老人,热情地端上茶来,深深的皱纹笑出一串串涟漪:“王局长,进屋来喝口茶吧!”

差什么,补什么,建什么,全县掀起的危房、老房、旧房和改厨、改厕、改圈人居环境“三房三改”,如一缕缕东风,拂过山,拂过水,吹不尽大山里全面小康的梦想。

阳光绚丽,秋风凉爽。

站在良村镇吼滩村香耳1200米海拔的高山上,正在猕猴桃基地用除草机割草的村民赵伦福忙得满头大汗:一亩地47棵,三年后挂果,一棵可产20公斤,12元一公斤,一亩地可收入2万元。

从贫困户变成小康户,45岁的赵伦福花了不到一年时间。山下,他的家庭农场,得益于10万元的扶贫政策支持,专门给德康农牧公司代养生猪,一年出栏两次,每次1500头,年纯收入达30万元。贫困户赵福礼、赵伦飞在他的场里养猪,包吃包住每人每月3000元,整合“特惠贷”,带动董祥国、李道九、李少康、任建勇、陈有海、穆玉祥6户贫困户每年每户分红3000元。

“公司+家庭农场+贫困户”,在习水,像赵伦福这样靠代养生猪而脱贫的家庭农场有315家,带动贫困户3000余户,年出栏100万头生猪成为农业“六个一工程”的领头羊。这只是习水县产业扶贫的一个生动缩影。

走进金鹏宇鞋厂,机声悦耳,工人们一片忙碌。

“满意。”吃住厂里,从事品检,每月2500元工资,家住温水镇娄底村的残疾贫困户任洪波,在县残联的帮助下,进厂已有3年。

每天早晨7时从家中出发,骑着电动车到厂里上班,下午6时下班回家,干的是针车岗位,每个月2700元收入,贫困户邓文敏在大安村家门口打工,照顾3个小孩,还有两个父母,艰辛中多了几分安慰。到如今,厂里的1500多工人,八成是当地的精准贫困户。

“感谢!感谢啊!”

每到星期一上午,在副院长沈安洋的搀扶下,拄着拐杖来到医院透析,东皇街道大坝村21岁的罗洋满是感激的泪花。磨难8年,从13岁到21岁,因患上尿毒症这个大病,到重庆、遵义医空了家里100余万元,家里一贫如洗,无休止的透析让他几乎放弃活下去的勇气。

今年3月,“医生+患者”点对点结对帮扶,开启鉴定办证、取药用药、费用结报、医疗服务四辆“直通车”,在医疗扶贫大病筛查过程中,沈安祥成了罗洋的家庭医生,每周一、三、六提供一对一温馨服务,让他省去外出奔波看病的痛苦。扶贫的阳光温暖地照在他身上,让他家从以前一个月花钱万余元,享受到“五重大病”层层报销后,一个月只花1000余元。

眼下,全县394名像他这样的“大病”患者得到结对帮扶集中医治,9130名“慢病”患者得到补充救助,132576名因病贫困人口有了“家庭医生”。随着县、镇、村医院、卫生院、村卫生室达标建设带来的新变化,新农合补偿、大病保险赔付、民政和计生救助、“顶梁柱”公益保险、政府扶助“五重医疗保障”,朵朵幸福的花儿,盛开在贫困乡亲的心愿上。

一脸的害羞,但阳光,充满快乐和自信。

9岁的程婷婷,家住程寨镇,父亲去世,这个单亲的孩子就读习水县四小,从一年级到三年级,她的老师罗艳容,还有一个身份,担当她的“全员育人导师”,母亲般关爱着她的学习、生活、心里和行为。到目前,全县有5300名教师结对1.2万贫困学生,给她们内心温暖、心理健康和快乐成长。

在习酒镇扶贫办干部袁历铭办公桌的抽屉里,摆放着一个作业本,歪歪扭扭地写了整整两页钢笔字,虽然字迹像孩童般写的青涩,却饱含深情。

“尊敬的各级领导,我是2016年度的贫困户,家里有4口人……”原来,这是由一位从未读过书的单身母亲口述后委托别人书写,然后再一笔一划誊抄下来的感谢信。袁历铭告诉记者,来信人名叫陈三,现年47岁,是坪头村的精准贫困户,在他的帮助下搬进了新家,这封“手抄”的感谢信,将她的家庭情况娓娓道来,字里行间饱含对党和国家扶贫政策、帮扶干部的感谢之情。

前不久,故土难离的临丰村33户164名苗族同胞,从崎岖的山里搬迁到马临街道崭新的和平苑,悠扬的芦笙舞跳出干群一家亲。从“攻坚”到“拔寨”,历经马临战区指挥部大大小小20余场宣讲、30余次谈心,凝聚着党员干部几多的心血和汗水。

谷子黄了,毛栗黄了。

中秋时节,人居环境和危房改造完别“双喜临门”,以前又破又漏的房子变成吊脚小洋木楼,与重庆市綦江区郭扶镇高青村接壤的泥坝乡飞龙山村,拄着拐杖的残疾人万榜华,太阳照在他的身上,暖暖的别提有多醉意。

这样的精致脱贫,不落一户,不漏一人。

看人口、粮食、衣被、房子、饮水、通电、产业、帮扶,查教育、医疗、民诉,算经营性、工资性、财产性、转移性收入,“八看三查四算”构建最准的基础信息,扣好扣准脱贫攻坚第一颗“扣子”。

早在5月,习水县开展错退户、漏评户、错评户、政策兑现、人口基数“五清理”。

9月上旬,习水县再次开展地毯式排查,零遗漏摸底,全方位访贫,实现精准识别100%、政策覆盖100%、补短达标100%。

坚守安全饮水、安全住房、基本医疗、结对帮扶措施、因贫失学、因灾返贫没得到解决“六个不能退”,实现有1项产业、1个村级合作经济组织5万元、1间达标卫生室、1个以上文化活动场所、1个以上便民超市或电商网点、15户以上自然村寨通自来水、通硬化路98%、通广播电视、通宽带网络、通农村客运、贫困发生率低于3%“五有五通一低于”目标。

“一达标,两不愁,三保障。”

让贫困乡亲经济收入达标,吃不愁,穿不愁,医疗、教育、住房有保障,分类建立工作台账,缺什么,补什么。

“要达标,群众增收是核心,靠的是产业和就业。”向承强说,全县从多个方面作了梯次性的布局,首先,加快建设全国优质白酒生产、川黔渝能源工业、黔北西部新型建材、黔北智能终端配件生产、优质农畜产品生产加工等基地和黔北川南渝西旅居与物流中心“五基地一中心”,到2020年,GDP在2015年基础上翻一番,年均增速15%,达到280亿元,力争300亿元,县域经济综合实力跻身全省县市区前20位,大河涨水小河满。其次,培育黔北麻羊、生猪、商品肉牛、家禽、商品蔬菜、有机红粮“六个一产业”,确保每户贫困户有一项以上长效产业,持续建好增收“蓄水池”。第三,实施培训就业、劳务输出就业、岗位开发就业“3个一万工程”,帮助贫困户培育两项以上短平快产业,以短补长,精准滴灌。

“精准到扶智,提升到自信。”

思想脱贫紧紧跟上,县委宣传部、文明办等宣传文化系统深入村寨广泛开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活动,以大宣传推动大扶贫大教育,领导带头讲,部门专题讲,小分队集中讲,干部面对面讲,村村有宣传标语,贫困家庭户户有政策读本和明白卡,帮扶干部人人有脱贫计划书,6万人次的“摆脱思想贫困”活动,20个脱贫先进典型200余场次巡回宣讲,30期7万余人次厨师技能、种植养殖技术、电工等培训,春风化雨,润物有声。

“面对面,心贴心,亲人般。”

“同吃同住同劳动,遍访家访电话访。”

“身近还要心近,心近还要情深,哪怕是块石头也捂暖和了。”

“十面合围”治“十穷”,脱贫花开千万家,满满的幸福感,满满的获得感。

从“十面合围”顶层设计到横到边纵到底的18个专项指挥部、26个战区作战,从铁的纪律战时管理到不漏一户一人的合力攻坚,一个个环节丝丝入扣,密不透风。

群众举手,群众动手,干群握手,群众拍手,一处处情景,一幕幕镜头,难道不正是脱贫攻坚美好生活的“绣花”么!

晒一晒习水县三年来脱贫攻坚的成绩单:6000公里的公路,18万人口的安全饮水,15亿元“三房”改造,15亿元的易地搬迁,15亿元改善和修建中小学,8.5亿元改善县乡村医院……今年1—9月,全县计划实施各类项目338个,年度计划投资214亿元,目前完成投资170亿元。

三年时间减少贫困人口9万人,今年预测减掉贫困人口3.86万人。

全国大扶贫,习水是机遇。决战脱贫攻坚的这几年,亦是习水县经济发展、社会变化最快的黄金期,县域经济综合测评从全省垫底到步步逆转上升,跻身全省县域第一方阵前10位,赶超进位实现历史性的飞跃。

贫穷,被一米一米的新路埋葬。

落后,在一栋一栋的新房前坍塌。

憧憬,点燃一个一个的新希望。

黄昏。夕阳。

千年土城,红色圣地。

波光,急流,金色的光芒斜射在赤水河上,当年红军长征四渡赤水之一的土城渡口,如今的这座古镇,红色旅游呈现“井喷”,国庆节期间异常火爆。

望着灯火阑珊的土城,贫困户余虎心潮澎湃:在政府的帮助下,通过危改,花了3万元开了乡村农家乐,一家5个人忙得不亦乐乎,才开张,收入了1万多元。

河风阵阵,江水滔滔,古老而年轻的赤水河,当年红军征战的这片英雄的土地,奔走在今天脱贫攻坚的“新长征”小康路上,弱鸟先飞,再渡赤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