川航万米高空迫降 专家:低温低压人最多生存2分钟
来源:大白新闻  2018年5月15日  

今日(5月14日),川航3U8633航班在飞行过程中驾驶舱右侧前风挡破裂脱落,“英雄机组”驾驶飞机平安着陆。曾参与过多起航空事故调查的著名航空法专家、北京蓝鹏律师事务所主任张起淮接受大白新闻采访时表示,飞行中玻璃突然破损,机舱压力突然的急剧下降是非常危险的特情。飞机急剧释压会对机载人员身体产生巨大冲击,严重会失去意识或死亡。高空低压低温人类生存时间非常短,三万英尺只能生存1至2分钟。3U8633航班机长刘传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在自动驾驶完全失灵,仪表盘损坏,无法得知飞行数据的情况下,完全靠经验判断降落。

川航万米高空迫降 专家:低温低压人最多生存2分钟

中国民航局西南地区管理局通报

川航航班因驾驶舱风挡破裂安全备降成都

今日(5月14日),据媒体从中国民用航空西南地区管理局及四川航空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川航)获悉,川航3U8633航班当日上午因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破裂脱落备降成都,目前旅客已转至另一飞往拉萨的航班。

据悉,川航3U8633航班当日执行重庆-拉萨航班任务,在成都区域巡航阶段,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破裂脱落,机组实施紧急下降。在民航各保障单位密切配合下,机组正确处置,飞机于7时46分安全备降成都双流机场,所有乘客平安落地,有序下机并得到妥善安排。备降期间右座副驾驶面部划伤腰部扭伤,一名乘务员在下降过程中受轻伤。川航已协助旅客安排后续出行,相关后续保障有序开展。

随后,旅客在工作人员引领下转至候机楼休息,并改签至3U8695成都至拉萨航班,该航班已于12时09分起飞。

“英雄机组”临危不乱,全人工备降

川航万米高空迫降 专家:低温低压人最多生存2分钟驾驶舱内(图自网络)

事发后,该航班机长刘传健接受了媒体采访。其表示,在自动驾驶完全失灵,仪表盘损坏,无法得知飞行数据的情况下,完全靠经验判断降落。

刘传健说,事发时,没有任何征兆,风挡玻璃突然爆裂,发出巨大的声响。副驾尽管系了安全带,但身体已经飞出去一半,半边身体在窗外悬挂。驾驶室许多设备出现故障,噪音非常大,无法听到无线电。整个飞机震动剧烈,无法看清仪表,失压和低温状态下,每一步操作非常困难。

幸运的是,今天事发地点天气较好,能见度高。而且这条航线刘传健已经飞了100次,各方面都比较熟悉。与此同时,这与其平时的锻炼密不可分。

据刘传健介绍,自己平时会关注特殊的飞行事故,会刻意关注从职业的角度,考虑事故发生原因,自己应该怎么去操作,做一些特殊准备。此外,刘传健有丰富的飞行经验,从刚毕业到现在已经飞了几十年了,针对类似情况做了一些特别的准备。

航空专家:低温低压人类最多生存两分钟

今日,大白新闻联系到著名航空法专家张起淮,他表示上述情况确实十分危急。张起淮指出,飞机在高空飞行时是增压状态,通常来讲,机舱内是增压压差的波音空客一般是7-8PSI(压力单位),三万英尺飞行时,机舱压力高度大约5-6千英尺。飞机上的玻璃是特殊高强度多层玻璃,飞机玻璃破损常常是鸟击造成的,另外是生产或维护原因。

张起淮说,飞行中玻璃突然破损,机舱压力突然的急剧下降是非常危险的特情。飞机急剧释压会对机载人员身体产生巨大冲击,严重会失去意识或死亡,就像2005年发生在希腊的塞浦路斯ZU522航班失事那样。此外,高空低压低温人类生存时间非常短,三万英尺只能生存1至2分钟。当然,玻璃破损也会造成航空器的一些损坏。在飞机急剧失压时要求机组尽快进行紧急下降,这是中国民航每个公共运输飞行人员每年必须训练的内容。

据媒体报道,3U8633航班飞行数据显示:大约在北京时间早上7:07开始从32000英尺左右紧急下降高度,7:11左右下降至24000英尺高度,7:16再度由24000英尺降低高度,直至7:43平安着陆在成都机场。

“机组应按SOP(标准操作程序)边报告飞行管制紧急情况边紧急下降,下降到一万英尺或最低安全高度改平。这次事件运气可以说还不错,如果再往前飞半个小时,下面就是高山,下降条件就更差了,后果不敢想象。”张起淮说,机长还要给全体机上人员做紧急情况广播,机上的乘务人员也要及时帮助乘客带上氧气面罩,安抚慌乱中的乘客。到达相对安全高度后尽快飞往最近最适合的机场优先安全着陆,抢救伤员。通力合作才能成就网友口中的“英雄机组”。

张起淮律师特别提到,当事机长是军转民飞行员,有过硬的飞行基础和心里素质,这也是很罕见的,外媒的相关报道也称其处置得当。曾在中国空军一线战斗部门服役多年的张起淮律师对飞机非常了解。他说,飞机的风挡玻璃没有换过,是原厂的,检查也没发现问题。张起淮认为事出有因,应该认真检查同类型飞机,否则再出现此类问题是非常可怕的。

最后,张起淮律师强调,这种危急情况下非常容易造成驾驶员的身体失能,如果驾驶员受到重伤,极大可能会发生机毁人亡的重大事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