企业民间融资成本飙升至20% 资方不碰“网红票”
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  2018年6月5日  

本报记者 杨晓宴 上海报道

资金那些事

目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,银行信贷收紧,企业各个融资渠道都面临价格上涨、额度紧张。据记者采访了解,目前企业的非金融机构融资成本已经达到20%。而一些小微企业更是面临无钱可借的境地。于是,企业家们各显神通,采用一钱多用,额度滚动,小额借款多家拼凑等方法渡过资金难关。我们将持续关注融资方面的信息,观察市场和企业的真实情况。(曾芳)

导读

就职于保理公司的王岩担忧地认为,一些地方大型企业也潜藏着巨大的流动性风险,依据是这些企业的负债情况大同小异,而局部违约风险正在加速暴露。

春江水暖鸭先知。

王岩(化名)就职于一家保理公司,去年8、9月份以后开始关注到上市企业的资金链问题,“出来借钱的太多了”。据其介绍,去年上半年企业民间融资成本还在12%-15%左右,今年普遍涨至20%以上,而保理公司本身在银行的融资成本也提高了1.5-2个百分点。

“其实也不知道今年下半年会不会有好转,但是几乎全市场都有共识——现在能借出来的钱,都先借出来。”王岩说。

对于王岩来说,今年完成利润指标如“囊中取物”,“避雷”更为关键。不碰融资圈的“网红企业”是目前的策略。

相比之下,资金中介黄远帆(化名)今年的生意更加简单粗暴。从P2P获得资金,给企业放信用贷款。表面上贷款年化利息不到10%,但加上多道中介费用后,企业实际融资成本也在20%左右。“每天平均单笔贷款额才20万,企业也不管钱多钱少,能借的都借了再说。”

“降杠杆”过程中,阵痛难免。

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此前就撰文指出,在我国当前的去杠杆过程中,如果各方面政策叠加导致用力过猛,经济增速则可能由于信贷萎缩而下降,由于金融体系的脆弱性,这可能引发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风险暴露。由此应合理把握去杠杆的节奏,避免过快压缩信贷和投资可能引发的对经济增长的损害,引发“债务-通缩”风险。

“网红票”的跌落

5月30日,坚瑞沃能(300116)就重大资产重组发布公告,称目前公司已经出现债务逾期,面临债权人的权利主张,公司自筹资金解决困难较大。而资产重组涉及金额巨大,目前各中介机构正在进行日常性相关工作,进展缓慢,尚未实质性进入交易。

这是一家号称中国本土排名前三的动力电池生产厂商,两年从消防器材公司转型。自3月以来,该上市公司就资金链、银行账户被冻结等债务问题频发公告。

“我们2月的时候就知道坚瑞沃能在外面借年化20%的资金,当时市场上一般借款的利息也就10%左右,这就是个很明显的信号了。”王岩透露。

同样令王岩感慨的,还有一家上市公司董事长跳楼的消息。这家上市企业也曾是融资圈内的“网红”。

所谓“网红”,是指在外频繁融资借款的企业。据王岩介绍,一个不成文的定义是通过不同渠道找过他们三次的企业。“之前有一家房企找过我们五次,我们没放款,就是觉得有风险,和价格已经没关系了,多高(利息)对方都可以出。”

流动性是所有企业的梦魇。事实上,包括王岩在内的大多数资方都清楚这些“网红”企业本身可能经营正常,企业家本身工作勤勉,但架不住“去杠杆”的大背景下资金周转失败。

“好比什么情况呢,一家企业还在扩张投资,但是银行整体授信没有增加,或者说无法提款,那么就产生了资金缺口,一环扣一环,还可能影响上下游企业。”王岩举例道。其甚至担忧地认为,一些地方大型企业也潜藏着较大的流动性风险,依据是这些企业的负债情况大同小异,而局部违约风险正在加速暴露。

要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“网红”企业的存在,王岩说大约是去年8、9月份以后。“在那之前我们的风控都没有这个意识,后来慢慢发现这种企业到处找钱的情况,特别是上市公司,以前是没有的。”

利率不计,小额拼凑

对王岩而言,今年和企业客户的关系似乎有点倒置。“我们今年做的企业,很大一部分是之前我们的目标客户,但是人家看不上我们,嫌价格太高,或者额度太少,今年很多都回头来找我们了。”

且不论非金融机构的资金价格,仅从银行贷款利息来看,央行2018年一季度货币政策报告显示贷款利率中枢持续上升。3月,一般贷款中执行上浮利率的贷款占比为74.35%,比上年12月上升9.94个百分点;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.96%,比上年12月上升0.22个百分点。

在王岩的描述中,企业的资金缺口远不止一两个亿,但当前这样的额度企业求之不得。

资金中介黄远帆的客户群层次更低。据其介绍,他们放款给借款企业的单笔金额在4万到50万之间,单笔平均才20万左右。“就是一直滚着借,然后从不同的P2P平台给他们凑资金,”黄远帆说,“而且企业的第一诉求一般是金额大,而不是去计较价格。”

黄远帆从事的信用贷款生意,表面上年化利息是9.6%,但加上多道中介费用后,企业实际融资成本也在年化20%左右。

“企业缺钱是个普遍的情况,每天找到我们的企业有70多家,资金很难滚起来。”至于企业究竟如何走到了资金“滚不动”的这一步,以黄远帆的观察,银行端收紧和新渠道缺乏是主要原因。

在黄远帆所在的三线城市,当地银行分行的很多授信和放款权限被收至上级分行。“原来银行批个500万的贷款很容易,现在银行这边很难,借新还旧也很难。”

王岩同时提到了“借新还旧”的问题。其所在保理公司不怎么接单过桥贷业务,原因就在于该项业务的核心,是要保证企业还款后银行会继续放贷,如此过桥贷出资方的资金才有所保障;而事实上,不少银行对民企贷款正在收缩中。